• AR游戏
  • 亚游娱乐
  • 手游
  • 文字游戏
  • 手游攻略
  • 数据分析
  • 玩家讲述杨永信:电击下的少女和被毁掉的人生

    前阵子,网友“雷斯林”的一篇《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的文章使得网上再掀“讨杨”狂潮。这之后不少曾经经历过临沂网戒中心生活的玩家出面写文诉说自己的遭遇。今天,17173小编就整理了几段这些玩家的亲历,揭露杨永信戒网治疗的真实情况,大家来看看吧。

    以下为来自玩家“未消逝的青春2015”讲述的他在临沂网戒中心的真实经历。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keywords}}最新图片

    (点此看大图)

    电击下的怀孕少女

    主人公:小甜

    入院原因:早恋同居、怀孕

    此事件发生事件为本人入院后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发生,全程本人亲眼所见。入院前的事情本人并未看到,但根据其本人描述还原。

    2015年秋,小甜再一次回到了这个曾经让她痛苦不堪的地方,但是这一次的归来不是分享,而是再一次被家长强制送进网戒中心,挂上了黑牌。黑牌,网戒中心的人都知道,那是再偏,就是出院后表现不佳再次被送进网戒中心的盟友。而小甜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回到这个地方那么简单,而她也对这里的规矩非常熟悉,而这一次除了她和妈妈一起回到网戒中心之外,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keywords}}最新图片

    (点此看大图)

    第一天

    和往常一样,经过不断的重复,我已经熟悉了在网戒中心的生活,起床,洗刷,军训,吃饭。集合排位扣手,整齐的走进大点评课堂,走廊两边全是家长,每位盟友都齐声的喊叔叔好,阿姨好,即使他们是来盯着你们不让你们逃跑的,除了问候还要保持微笑和明媚,还不能笑出牙齿,不然会被举报兴奋。面无表情或者不打招呼则会有可能被有心人举报为抗拒改变和情绪低迷。一切都是秩序井然的样子,每位盟友都“阳光明媚”、“尊老爱幼”。那种景象就像幼稚园里小朋友去上课,幼稚园还有几个调皮的熊孩子,可是在这里,你一点都看不到。因为一旦松开你手里扣着的盟友的手(五指相扣),你就有可能会被以“出逃嫌疑”的罪名控制并送入治疗室。

    和平常一样,大家整齐的走进大点评课堂,在中间的空场停下,然后点名之后,我和所有的话筒员出列,到最北边后台的地方集合,其他人在班长宣布解散后有秩序的到自己的座位坐下,那边家长不紧不慢一伙一伙的走进大点评课堂,在盟友对面坐下。如果问盟友除了“治疗”之外最难熬的是什么,大部分都会说是“大点评课”。反之如果问家长,家长会觉得最受用的环节就是“大点评课堂”。而“治疗”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方面。

    为什么听课都会很煎熬呢?原因很简单,保持军姿一坐就是4、5个小时甚至更多,期间不能乱动,不能说话,一直坐到骨头又疼又麻,而且吃了药,困得要命还不得不打起精神,是个人都觉得煎熬吧。而维持大点评课堂纪律的就是总话筒和我们的话筒员小组,当时我也是一名话筒员,话筒员在大点评课权利很大,可以给任何一个人加圈,包括班委和家长。而且不用一直保持军姿,可以在自己负责的范围内随便下位走动,监视盟友和家长,但是想成为一个话筒员也不容易,话筒员所有的交流全靠手语,因为在点评课所有人不得影响和打断点评师的点评,所以你必须牢牢记住繁多的手语,如果别人给你打手语你看不懂,那么你就是工作职责不到位,严重了要经历话筒员专场,治疗强度相当于强化治疗。除了2页的课堂笔记之外还要写2-3页的点评课记录,记录谁点评课上纪律不好,如果写的不够也是工作职责不到位,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抓人凑数,以免自己受到惩罚,但和普通盟友相比还是幸福了很多。

    盟友和家长全部就做,总话筒在后台放下投影,全体唱歌,第一首是网戒中心的歌,杨永信作词,名字叫《网梦醒来》。

    当我有一天走进了虚拟的世界,我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整齐的歌声回荡在整个大点评课堂,有一些被触动的新家长眼圈渐渐红了……而我们话筒员的工作就是看看谁没唱,或者只张口不出声,所有发现的都记在本子上。几首歌之后是提问时间,检查背诵中心理念,阳光心态,《三字经》,《弟子规》等。

    然而今天点评师却是迟迟不来,反而来了一位女盟友,那位女盟友被两位女接待扣手带进大点评课堂,坐在离杨永信最近的第一排中间。女生很清秀,有一点婴儿肥,但丝毫不影响青春少女的可爱,只是空洞的眼神和身上的迷彩装掩盖了她的美丽,我起初只是以为来了个新盟友而已,也没有太过注意。直到9点半杨永信才来到大点评课堂,和他一起的还有两位家委和一个满脸泪痕的家长。家委带那位家长走到家长席那边坐下,我当是负责家长席4区,她坐在了家长席3区。

    而杨永信则径直走到课堂中心,而茶水员则赶紧把泡好的茶水端到杨永信的桌子上,这一次杨永信一反常态,平时进场都要先看一会昨天的问题反馈,而今天则看也没看一眼,端起茶水,侧过身子,微微的咪了一口,然后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似乎是茶水太烫了,然后放下茶杯,扫视了一眼所有的盟友,又转过身,扫视了一眼家长席。面无表情,眼神冷冷的不含有一点情绪,我马上就知道,估计暴风雨要来了,就是不知道谁倒霉。

    杨永信转了一圈,目光落在新来的那位女盟友身上,冷笑一声:“小甜,又来了啊。”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keywords}}最新图片

    (点此看大图)